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毕钵罗窟 > 古代过境弥渡的重要古驿道有清溪路、开南古道(茶马古道)、弥蒙
古代过境弥渡的重要古驿道有清溪路、开南古道(茶马古道)、弥蒙
发表日期:2019-04-20 00:50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是通往滇西和滇西北的交通冲要,也是昆明通往印度、缅甸的交通要塞, 古称“六诏咽喉”,据考据,古代过境弥渡的主要古驿道有清溪路、开南旧道(茶马旧道)、弥蒙旧道三条。此中清溪路、开南旧道(茶马旧道)是古时国际性大通道。今天,为列位小伙伴细致引见

  是通往滇西和滇西北的交通冲要,也是昆明通往印度、缅甸的交通要塞, 古称“六诏咽喉”,据考据,古代过境弥渡的主要古驿道有清溪路、开南旧道(茶马旧道)、弥蒙旧道三条。此中清溪路、开南旧道(茶马旧道)是古时国际性大通道。今天,为列位小伙伴细致引见的就是清溪路。清溪路过境弥渡的部门人们也把它叫做

  定西岭驿道,是工具向的蜀身毒道和南北向的茶马驿道的交汇点,在保守运输手段的古代,游宦商贾甚至释道,往来川流不息,不断是一条忙碌的通道。对于滇西枢纽重镇大理来说,这里是已经的大理门户。于今而言,却曾经积淀演变成为一条则化之路。行走在长约七公里的定西岭驿道上,天然便有着十足的文化意味了。

  从白崖城西行三公里,就到了峡谷口的桥头哨。从此地起头,定西岭古驿道沿着南侧山坡慢慢而上,道路已被岁月慢慢湮没,一段段青石滑腻,若隐若现,时断时续。左边山崖壁立,“耸拔千余丈,其下林麓蓊翳,无路可由”,非猿猴不成攀跻,山腰间高悬一崖洞,名曰毕钵罗窟,南诏时仙桥换木的传说、明代成化年间仙人作诗的故事,如幽静的古洞充满奥秘。品读一下“仙人”作的诗也是不错的:“悬崖万仞没跻攀,楼观参差烟霭环。一派水流苍石隙,数声猿啸白云间。堪嗟萧史册鸾去,定是王乔驾鹤还。唯有灵桥高略彴,幽禽难过对空山。”

  进入峡谷最窄处,即是古朴的天马关桥,桥为单孔半圆拱券,条石纵联砌置而成,长11米,两桥基立于一天然岩石上,故而数百年间没有丝毫倾圮。徐行桥上,仰头四望,颇有一线天之势,这就是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的石门关。从“石门关”石刻“万历乙酉秋八月六日”的题款揣度,天马关桥该当建筑于明代中期,《新纂云南通志》说,天马关桥由“白崖人捐修,数有补缀”。桥头刻有魏学使去思碑,是为留念云南学政魏方泰而刻石的。这个魏方泰可不简单,他于康熙四十四年(1705)提督云南学政,在云南“杜顶替,严冐籍,革黑钱,所拔多孤寒,励以实践”,1743年奉旨入祀云南名宦祠。

  沿着峡谷,转而北行,就来到了两山耸峙之间的宽阔地带。路西平旷处,石头垒砌的残垣若隐若现于荒草荆棘之中,老一辈人说,这是天马关哨房遗址。东壁峻峭如削,灌木丛生,涓涓细流从崖壁裂缝中渗入而下,至崖脚汇聚成流,常年不停,水质清亮通明,甜美可口,往来搭客在此歇脚、饮水,清风缓缓,凉意顿生,很是惬意,故而本地老苍生称之为滴水崖,官方则称为“杨公饮”,因明朝末年赵州循吏杨大宾曾饮此水,云南提学何闳中刊刻其名为去思碑而得名。1693年,出名书法家黄元治过此,感伤赋诗:“杨公美政去思长,何用落款字几行。但使此泉飞不竭,润沾草木总留香。”

http://billyredd.com/biboluoku/204/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