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毕钵罗窟 > 尊者一日白佛言:“今日入城
尊者一日白佛言:“今日入城
发表日期:2019-04-26 19:51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身动时,行人须效虚弱病家般慢慢而动。挪动、曲伸臂腿,俯仰其首,皆宜轻缓。由坐起立时,渐缓渐起,并观「起立,起立」。直立时,观:「站立,站立」。四下观望时,观「观望,看见」。经行时,非论踏右足左足,都要观照步子。由举足到踩下,逐个连贯动作皆

  身动时,行人须效虚弱病家般慢慢而动。挪动、曲伸臂腿,俯仰其首,皆宜轻缓。由坐起立时,渐缓渐起,并观「起立,起立」。直立时,观:「站立,站立」。四下观望时,观「观望,看见」。经行时,非论踏右足左足,都要观照步子。由举足到踩下,逐个连贯动作皆须觉照。非论右足左足,皆一步一观。这是快步经行之观法。

  快步经行及行程稍长时,如所说观照即可。慢步或墙垛式经行(Cankama Walk,步直举、移前再直落)时,每步应观三动作:足举起时,移前时及踩下时。先习观举起及踩落之逐个动作。其举起,觉照大白。其踩落,足之笨重落下时亦明大白白。

  经行时,每步应观「举起,踩下」。这种方式约两天后即轻松易为。接着依前述观三个动作「举起,挪动,踩下」。初习时,仅观一或二动作即可,所以快步时,观「右步,左步」,而慢步时「举起,踩下」。经行中,欲坐下时,观「想坐,想坐」。真坐下时,全神观身躯之「笨重」落下。

  坐时,观安放腿臂之逐个动作。无此类动作、身唯静止时,则观腹之胀瘪。用功中如四肢酸硬,身体发烧,即加以观照,之后才回到腹之「胀,瘪」。用功中如想躺下,观此心念及躺下时腿臂之逐个动作。臂之举、动,肘之息靠地板,身之摇晃,腿之伸,慢慢躺下时身之歪斜等逐个观照。

  如前观照躺下颇为主要。在躺下过程可成绩明-慧(道智,Magga-Bana 及果智 Phala Bana)。定(Samadhi)、慧( Bana)俱无力时,曲伸臂顷间,明-慧随时可得。

  阿难尊者于初次三藏结集之前晚拚力于一夜间趣证阿罗汉果。他通宵依毘婆舍那(Vipassana)禅观之身念住(Kayagatasati)法用功,观右步、左步、举足、挪动及踩下;观现行诸法,观想经行之念及经行时身体之逐个动作。如斯这般以迄快拂晓时犹未成绩阿罗汉果。因觉经行过多,为均衡定(Samadhi)及精神(Viriya),宜稍卧作观,遂入卧室。尊者坐榻上,缓缓躺下并观:「躺下,躺下」,于霎时证得阿罗汉果。

  躺下之前,阿难尊者仅是位须陀洹(预流果或涅盘道初果)。由须陀洹果(Sotapannahood),继续用功,而斯陀含果(Sakadagamihood,一来果或涅盘道二果),而阿那含果(Anagamihood,不还果或涅盘道三果)及阿罗汉果(Arahatship,证得事实果位之圣者)。连证后三品果位仅花了一会儿功夫。由阿难尊者证阿罗汉果之例子以观,证果时辰说到就到并不费时。

  所以,行人宜每时每刻精进用功。不该松弛。莫认为「稍稍偷懒应无大碍」。躺下及安放臂腿之逐个动作均应绵密观照。(身)静止不动时则观腹之胀瘪。及晚而眠,行人亦先莫寝息而放下用功。当真而精进之行人修念住应至于废寝的境界,用功不息直至入睡而止。观境殊胜时会睡意全消,但如昏沉严峻就会睡着。睡意浓时,观「想睡,想睡」;如眼皮垂下,观「垂下」;眼皮繁重,「繁重」;眼睛酸痛,「酸痛」。如斯一观,昏沉不再,眼睛恢复「清新」。

  醒来时,行人应顿时恢复用功。真赍志证道及果智(Magga and Phala Bana)之行人,功夫应仅于熟睡时中辍。其余清醒时间宜胁不着席不竭用功。所以一醒来就要观清醒的形态「清醒,清醒」,否则就观腹部之胀瘪。

  筹算起床时,应观「想起床,想起床」,接着观调整臂腿等逐个动作。昂首起身时,观「起身,起身」。坐按时,观「坐着,坐着」。安放臂腿的任何动作均应观照,静静安坐并无变更则恢复观腹部之胀瘪。

  洗脸洗澡也不离观照。不外因其逐个动作较快,观照能越多就越好。穿衣动作,拾掇床榻,开关门户等,其观照亦尽可能缜密。

  用膳时眼望饭桌,宜观「望,看,望,看」。伸臂取食,触、抓及拌,揑送到口边,垂首并抟食入口,再松臂昂首,皆宜逐个观照。

  品味时,观「品味,品味」。尝味时,观「晓得 (责任编辑:admin)

下一篇:没有了
http://billyredd.com/biboluoku/240/
热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