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毕钵罗窟 > 在明洪武年间至正德年间的某一时刻
在明洪武年间至正德年间的某一时刻
发表日期:2019-05-01 02:08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偶尔之机,拜访位于河南省辉县市西约35公里的白云寺,观寺中古色古香,竹柏翠色盎然,生灵蕴有神韵,然办理无序,破败有加。遂心生迷惑,搜索史料,考其来历,望于今略有补益。 白云寺,原名“白茅寺”,建立于唐朝高宗年间(649~683年),旧址在今寺西北半

  偶尔之机,拜访位于河南省辉县市西约35公里的白云寺,观寺中古色古香,竹柏翠色盎然,生灵蕴有神韵,然办理无序,破败有加。遂心生迷惑,搜索史料,考其来历,望于今略有补益。

  白云寺,原名“白茅寺”,建立于唐朝高宗年间(649~683年),旧址在今寺西北半山中。五代十国后周世宗显德四年(957年)师彻上人重整白茅寺,元至元二十年(1283年)迁建于今址。明洪武二十四年(1391年)重修,更名“白云寺”,后又称“梦觉寺”,今名“白云寺”。

  寺东有《大宋卫州共城县白鹿山白茅寺五百罗汉碑》,由东京右街讲经论文章大德庆玲撰文,如京使、金紫光禄医生、检校工部尚书兼御史医生、上骑都尉、东海郡建国侯食邑一千七百户曹珝篆额。

  碑文精练流利、内容详实,辞藻俭朴大气,具有极高的史学价值和文学价值,原文概述了白茅寺的重建汗青。

  白鹿山师彻上人,幼岁聚沙,长年事佛。匪驰心于荣利,故秉节于冰霜。庚月澄明,莫比戒珠之彩;楚萍健壮,聊方稻果之香。是以三藏讲坛,早遇断轮之手;一乘形而上学,曾亲游刃之师。既披沙以得金,亦随流以认性。

  自显得四年,徙居此山,选胜寻幽,获古寺之基址。解囊挂钖,罢此日之游踪。遂兴当山,已经停废之处。僧徒偕诣奏请阙庭,乞赐名额。至显德五年敕下,令依原额仿照照旧住持。于是乎佛日再丽于中天,奈苑重铺于金地。檀那不劝而自化,郢匠不召以四臻。年未期而月殿腾空,岁将稔而云堂窣汉。

  续承平兴国七年,乃得优婆塞马超谓曰:“师之道契寰中,幽居物外,竟与四绝以争胜,山将五岳以齐名。宜于植福之场,别建津梁之所。”师曰:“吾闻佛灭度后,敕诸应真,散在四方,礼乐群品,是故,车辙之灵踪可验,石桥之圣迹堪攀。若崇厥缘,善莫大矣。遂与马超同为导首,共集资财为乎!人世土木之功,岁月迁而俄朽;世上坚牢之铁,天时泐以犹存。既树可久之洪因,须仗良工而锻造。此中尊则圆通教主,摆布则文殊、普贤,列座则五百尊者。莫不熔金榜样,各得其宜,点缀丹青,咸竭其妙。似有神功而化出,贻非人力之所成。巍巍乎!严若耆阇崛山,示现法花之三味;肃肃焉!如在毕钵罗窟,结集具叶之遗文。瞻相好,则百宝函空;言庄重,则千花敛色。所以四县之檀那愿满,一方之邑会弥隆。

  非师彻上人之道德内充,曷感良缘之克就。大矣哉,能集事也,既如彼矣。其化道者又若斯焉。庆珍聚萤学寡,覆溃功亏,惭无幼妇之辞,远辱弥天之命,固一喜而一惧,实虽休而勿休。聊用厘豪,乃为文。

  该碑文论述了五代十国期间,师彻上人重整破败的“白茅寺”,终使“佛日再丽于中天,奈苑重铺于金地”。

  因笔者能力无限,后周世宗显德四年(957年)之前史料难以寻到,仅寺中碑文有始建于唐代的记录,但五代十国期间距唐朝不远,可知此寺或兴于唐代。

  “檀那不劝而自化,郢匠不召以四臻。年未期而月殿腾空,岁将稔而云堂窣汉。”施主与名匠慕师彻上人,不邀自来,不到一年,寺便重建完成。此为其时一大盛况。

  此中山阳白茅寺即今辉县白云寺。澄徽禅师圆寂(1245年)遗令门徒在此建塔,元好问为挚友撰文,签名遗山真人,因北方的金朝亡于大蒙古国,南宋王朝正值宋理宗淳祐六年(1245年),故后世称此塔为南宋“寂照通悟禅师徽公塔”。

  明世宗嘉靖三十六年,李贽宦途初展,任河南辉县教谕(1557年)时,曾多次立足白云寺,并为其题诗,寺中现有李贽碑刻。

  明朝中后期,王原寻父的故事传布于民间,为苍生乐道。《石点头》、《名山藏》、《国朝献徵录》、《西湖二集》等册本均收录该故事,节选如下:

  王原寻父的故事是“明朝版的打动中国”,在此不做重点讲述,故事中提到其父王珣为避徭役,曾在辉县梦觉寺落发,可知,在明洪武年间至正德年间的某一时辰,白云寺别名“梦觉寺”。寺中或有一位道行清高的法林上人,引 (责任编辑:admin)

下一篇:没有了
http://billyredd.com/biboluoku/331/
热门推荐